楚晏初

故事是开始也是结束,满足自己妄想和恶趣味的地方。
文初学者,画初学者,学习成长型。

痴迷成狂

爱成执念,终成魔。

 

                                                    ------  题记

 

哈利·波特这个名字在哈利还是个婴儿时期就刻印在魔法界每一个人的脑海里,他是伏地魔宿命的克星,将是拯救魔法界唯一的救世主,然而当哈利真正出现在德拉科面前时,德拉科觉得自己心里关于救世主的幻象有点破灭,在他的心里救世主应该是一个不论什么时候都保持着优雅的贵族气质,就像他敬重的父亲的那样,而此时面前的这个从上到下无疑不透露出一种穷酸的模样让德拉科觉得失望,但是德拉科还是对这个男孩有着浓厚的兴趣,他高高在上的对着哈利伸出手,在他的心里这是他对这个邋遢的救世主的肯定,他固执地认为这个少年一定会觉得荣幸,被纯血统的贵族主动搭话并请求做朋友这该是多么荣耀的事,但是意外的,德拉科被拒绝了,恼羞成怒,大概就是此时德拉科的心情吧。

 

  德拉科看得出来,拒绝他的哈利,看向自己的眼里有一丝轻蔑和嘲讽,或许是很早以前幻想这个救世主是何等的优雅迷人仅仅还是个婴儿就可以让伏地魔击退,或许是当时哈利眼底的轻蔑让他觉得自己被侮辱了,亦或许德拉科不能理解对于纯血种的他,这样荣耀的请求竟会是被拒绝而不甘心,不论是哪一种,都足以让德拉科将哈利深深刻在心上。

 

 如果说哈利是伏地魔宿命克星,那么哈利和德拉科便是宿命的敌对,不论是生活经历还是人生的认知他们都是那么的不同,或者说是两个世界的极端,哈利是生活过最低端的人,而德拉科是生活在最顶端的人,再说简单点,大概就是野生和家养的区别。

 

 在无数个日夜里,不停的希望自己抓住哈利小辫子,肆无忌惮的跟随着哈利身后随时的准备对他的嘲讽愚弄的德拉科渐渐发现有些东西不受控制的走偏了命运的轨迹,那种恶作剧的心里渐渐参杂了微妙的情感,他希望哈利可以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他的面前,可是,正如我所说的,他们是宿命的敌人。

 

 即便那个不受控制走偏命运轨迹的情感渐渐发芽,德拉科还是会站在与哈利不同的阵营,为了他的父亲,为了整个马尔福家族,他成了食死徒,他站在离伏地魔最近的距离感受着心底的战栗,身不由己的做着自己最不想做的事情。

 

 第一次和哈利正面交锋的时候,他是从心底感受着那份恐惧,他的命运就像是被诅咒一样了,恶毒的话语一句也说不出来,下意识的伸出魔杖攻击着哈利,就像是受到极度惊吓的动物本能的保护自己一样,为了保护自己,保护那份被诅咒了的情感而本能的做出反应,攻击与躲避的期间,德拉科甚至想过,这样将哈利杀死,或许也是一个美妙的主意,不用说出自己的心意,也可以看着哈利顺从的躺在自己怀里,而不是对着自己就像是一只充满警惕的狮子准备随时攻击。

 

   “神锋无影。”

 

绿色的光芒冲向德拉科,一瞬间,德拉科想到的是解脱而非不甘,那个时候他的脑中想到自己同意成为食死徒,除了为了马尔福家族,或许还有一些私心,他希望哈利眼中只有自己一个,不论是他的敌人爱人还是朋友。

 

  德拉科还是没有死在哈利的手中,他还是成功的活下来继续为伏地魔做事,那份对哈利的感情,在不知不觉中也渐渐变了,他近乎发狂的想要将哈利眼中的每一个人杀死,他无法忍受哈利的眼中存在的那么多人中,唯独没有自己。他闭上眼睛,便能清晰的看着哈利牵着金妮的手甜腻的从自己面前走过,他的心底想过无数将哈利留在自己身边的办法。

 

  爱恋是能让一个人享受幸福的良药,同时也将会成为一味毒药,执念成狂,爱恋成魔。

 

 大战打响时,德拉科仍然不能将自己的想法付出行动,伏地魔存在一天,他就不能按自己想要的去行动。

 

  “你为什么不说?”哈利坦然的质问着德拉科,眼中倒映着的德拉科的身影。

 

 德拉科有些紧张,他无法说出口,他没法说,嘿,波特,我对你感情很特别,所以该死的我想要你的眼中只有我,我甚至想将你身边的每一个人杀死。他闪躲着哈利的目光,虚张声势的掩藏着心底的执念,他告诉自己时间还没到,并不是自己胆怯。

 

 纠缠纷扰,直到最后大战的最后一刻,哈利还是没能和德拉科说些什么,德拉科也没能将缠绕了他心底的执念付诸行动,顺从的跟着父亲母亲的身后离开。

 

 直到哈利和金妮即将大婚的消息传遍整个魔法界,哈利和德拉科才得以再次相见。

 

 那个时候,德拉科抿着唇,避开人群抓住哈利消失在魔法界,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也没有任何可以寻找的音讯,除了德拉科,没有人会想到那是哈利最后一次出现在魔法界。

 

  “波特,你还是一样的惹人讨厌。”德拉科依旧是那份高高在上的样子,只是再无当初相见时的傲气,他伸出手抓住意外的哈利,拉近彼此的距离,激烈的亲吻着哈利。

 

  不知道是谁先脱了谁的衣服,也不知道是谁先沉醉在这场缠绵中,或许是德拉科无意识的引诱,也或许是哈利的不坚定,那场属于哈利和金妮的婚事暂时被抛了脑后,即使哈利心中知道自己一旦做了就是对金妮的不忠,但是他无法控制,他想将德拉科干到死,就好像这是从相遇到如今所有对这个坏小子的不满发泄的唯一途径,哪怕只有一次,他也想看这个坏小子在自己身下被干的求饶,想看德拉科被自己干到腿脚发软示弱的模样,那时的哈利觉得自己是疯了。

 

  而事实哈利确实将德拉科干到求饶,德拉科满足的闭上眼睛,紧紧搂住那个在自己体内高潮过后还未退出去的哈利。

 

   “波特,即便你还是一样的惹人讨厌,但是我还是想把你留在我的身边。”德拉科在哈利的耳边低喃。

 

   那个被哈利亲吻了无数次而而变得有些红肿的一张一合,冷冽的寒光在月光下闪烁,德拉科迷恋的看着哈利惊愕的面庞,浓郁的腥味弥漫在屋子中,粘稠温热的液体顺着身体流过还在交合在一起的下体。

 

    波特,我们就这样永远的融合在一起。

 

 

 

 

   金妮和救世主波特的婚礼不了了之,没有人知道哈利的去向,也没有人知道在麻瓜世界最偏远的地方,有一个被魔法掩盖住的简陋屋子,屋里铂金发的少年痴迷的抱着黑发的少年,两个人一直保持着交合的姿势,屋子中有干涸已久的血迹和弥漫着死亡的气息。

 

 

 

                                                        -------------END---------------

 

后记:

 

   这个是送给逆风语的生贺,祝你生日快乐哟,虽然一如既往的渣文,不过还是请你不要大意的收下吧,我喜欢这种奇怪的文风,所以写出来的东西也就变得很是奇怪XD。题目是随便起的名字,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名字了。233333☆


评论
热度(17)

© 楚晏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