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晏初

故事是开始也是结束,满足自己妄想和恶趣味的地方。
文初学者,画初学者,学习成长型。

只是顺路而已,没有跟踪你呀!请不要报警!

正文:

我只是个打酱油的噢,路过,纯属路过☆ミ ☆彡


—— by 路明非



路明非从来没觉得自己和楚子航有多亲密的关系,在他的眼里,楚子航就好比基督教教徒心里的耶稣,即使他怎样努力伸长脖子也达不到的地方,只要楚子航出现的地方,必然会有很多人小声围聚。


直到某一天,他发现自己走了狗屎运,踩在了楚子航的头上,进入那个未知世界的第一天,他霸气的一枪(雾)毙了两大会的会长,其中有一个就是那个神一样的楚子航,那一刻,他的一举一动成了学院关注的焦点,那些很多很多的人都准备看着那个被评为s级的衰仔笑话,连路明非自己都对自己没有任何信心,垂头丧气的等着自己被扫地出门打包邮回家的一天。

楚子航却对路明非赋予极大的信任,无数次生死关头,交由给路明非,似乎在楚子航的心里,路明非并不是那个一无是处的衰仔,只是一个还在沉睡的野兽,只有面临最危险的时候,他的野兽本能才能稍稍觉醒,救他于死亡边缘。


是的,路明非的身体里沉睡着一头野兽。

不论是路鸣泽的恶魔条约还是昂热校长的特殊照顾都只是在算计着野兽觉醒的恰当时刻,就像是一场游戏,撕杀之后唤醒野兽,将他一起处决。


路明非的一切从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每一步都看似平常,却都已经是别人铺好的路,他只是顺着这个看似平常的路前进的棋子。


可是世间事事难料,现实并不是理想世界的假象,有一种东西,是没有人可以控制的,比如说感情。


就好比,夏弥,她的计划再怎么完美,却没有让她料到有一天她会在懵懵懂懂下对楚子航产生感情,所以她死了,死在了自己感情的手里,路明非也是一样,他的记忆生活即使是虚构的,却也是真实的由他自己走过的,他渴求别人的关怀,因为他需要,他没有血之哀的那种孤独,因为从始至终他都是一个人,已经不屑去感慨自己多孤独,不是他愚蠢,而是他装作多愚蠢,既然一切都已经无济于事,那么,他就选择最简单的生活,继续走下去。


当他以为自己一直会这样的生活,可是上帝让他遇见了楚子航。


本来两个大男人并没有什么,楚子航和路明非也并非是什么取向问题的人,只是有些时候,只是因为彼此生活,看的这个人真切,那个时候,总会动些心思,我们姑且说这是惺惺相吸,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惺惺相吸才会动了其他的念头,无法掌控。


然而这样的念头,最终还是因为路鸣泽手中操控的命运线而暂时搁浅。


小恶魔的计划并没有因为衍生的情愫而被阻挠,那个关于生命的交易最终还是有了结果,只是,路鸣泽和昂热都没有得到自己最想要的结果,即使,那样的结果对谁都已经算是最好的。


路明非身体里沉睡的野兽苏醒了,就在和路鸣泽最后一次的交易,索性那个时候是为了救生命垂危的楚子航而做的最后一次交易,所以他并不知道路明非身体沉睡的野兽不是别的什么,而是他们寻找的最后的大魔王——黑王。



是的,路明非其实是知道的,他有一个弟弟,叫路鸣泽,他们是双生子,而路明非是黑王的容器,路鸣泽是太子,昂热最开始本是想让路鸣泽杀了路明非,然后在最后一刻,他们在亲手杀了路鸣泽,为的就是屠龙大业,他们说的所有一切都是真的,没有人撒谎,只是有的故事被刻意隐瞒,只是,路鸣泽并没有遵从他们最开始的那个计划,发生了些许意外,而路明非因为太过痛苦而选择暂时遗忘,现在,野兽觉醒了,可是那份情愫并没有被吞噬,不想让楚子航再次经历小龙女事件,他也不想成为第二个夏弥,他希望楚子航的心里还是那个爱好吐槽的衰仔少年。

“哥哥,你就这样放弃了么。”路鸣泽满眼写满了悲伤。

血色渲染了大地,一滴一滴渗透在土壤之中。


路明非右手握紧七宗罪,左手抱住路鸣泽的肩膀。


“对不起。”


路鸣泽似笑非笑,抬起手,搂住路明非的腰,孩子气的低喃,“哥哥,哥哥……不是说好一直在一起么,哥哥……哥哥,你在么?哥哥……”


路明非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所有人戒备的看着他,那里有他的老大,有他曾经喜欢的小魔女,有昂热校长,还有那个他用了两次命换来的杀胚师兄。


爱情是什么,路明非不知道,他也并不爱男人,只是他舍不得师兄,他想和他在一起。


预言里曾经说过,能杀死黑王的除了新黑王,就只有黑王自己。



黑王最终还是死了,轰轰烈烈的屠龙结束了。


楚子航也醒来了,醒来的时候,他第一个看到的就是昂热,只是他什么也没问,昂热也什么也没说,他们只是静静的坐着,像是故友一样坐在幽雅的咖啡厅里,平常的喝着咖啡,享受着那份宁静。


那次的会面之后,楚子航就离开了卡塞尔学院。


那个卡塞尔学院的狮心会会长,如今成了一个商业精英。



现在,我们商业精英的杀胚师兄决定放弃开车回去,他想去看看路明非,走到前面不远的花店包了一束花,他抱着那束花,慢悠悠的沿着马路朝公墓地走去,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想看看路明非。

“你还想跟着我多久?”楚子航停住脚步,对着从他刚从花店出来就开始跟在他身后躲躲藏藏的男人说道。


躲在电线杆后面的男人,继续缩着头,装作听不见。


楚子航余光撇到那撮暴露目标的褐色头发,蓦然起了逗弄的心思,走向那根藏人的电线杆,拎起男人的后领。


“我想警(唔)局离这里不远,要不和我走一趟如何?”


被拎起后领的男人闻言,惊慌的抬起头,“别!!师兄,我只是路过,没有想跟踪你的意思,看在我们相识一场,不要送我去警(唔)局!!”


楚子航看着手里的人微微勾起嘴角。


路明非看着楚子航嘴角的笑意,下意识的傻笑,能够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End—


评论
热度(1)

© 楚晏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