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晏初

故事是开始也是结束,满足自己妄想和恶趣味的地方。
文初学者,画初学者,学习成长型。

标本

灰蒙蒙的天空夹杂着闪电,震天的雷鸣似乎暗示着灾难的来临,灯火通明的马尔福庄园并没有因为外面的坏天气而影响整个庄园的欢快的气氛……

  “德拉科,我的儿子,你是一个优秀的马尔福,优秀的马尔福会把家庭看得无比重要,请记住你身边的这个女人——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将是你的妻子。”卢修斯拍拍德拉科的肩膀愉快的说

  德拉科麻木的看着阿斯托利亚,点头回应卢修斯道:“是的,父亲,我会的,这将是我的责任。”

  纳西莎开心的亲吻德拉科的额头道:“哦,我亲爱的德拉科,你终于长大成人了。”

  德拉科露出一抹假笑回应母亲的喜悦,阿斯托利亚腼腆的注视着自己暗恋以久的俊俏的男孩,脸颊红扑扑的,紧张的伸出手想要握住德拉科的手……

  这时,一道闪电劈下来,屋内陷入一片黑暗,屋内的家养小精灵惊慌的乱窜,卢修斯愤怒的声音夹杂在其中,突然阿斯托利亚发出一声尖叫……

   “啊啊啊啊!!”

  所有人都停止动作看向声源处,滚滚雷鸣闪电的交错下,一个黑发男孩站在门口,祖母绿色的眼眸在闪电的照应下闪烁着危险……

  “哈利……”德拉科看清门口的人惊讶的叫出了声

  门口的人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诱哄道:“德拉科,过来。”

  德拉科瑟缩一下,准备迈着步子过去,卢修斯和纳西莎挡在德拉科的面前阻隔了德拉科的道路……

  “波特,马尔福庄园不欢迎你,离开。”卢修斯毫不客气的下达逐客令

  “德拉科,过来。”哈利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紧盯着德拉科重复道

  “不,波特,我不能过去!”德拉科狠下心拒绝道

  哈利脸上的笑容僵了下,再次重复道:“德拉科,过来。”

  “不,哈利,我拒绝。”德拉科的声音带了几分坚定

  哈利收敛起笑容慢慢走向德拉科的方向……

  “波特,不准你靠近我的儿子!”纳西莎举起魔杖对着哈利厉声道

  哈利冷血的举起魔杖对纳西莎下了阿瓦达索命咒,继续自己的步伐……

  “纳西莎!波特,我要杀了你!”卢修斯看着妻子倒在地上,疯狂的怒吼道

  哈利在卢修斯念出魔咒时,先一步下了阿瓦达索命咒,冷血的开口:“拦我的人,都要死!”

  “爸爸,妈妈!”德拉科惊恐的看着倒在地上的父母大叫

  “德拉科,跟我走。”哈利站在离德拉科几步远的地方说道

“不,哈利,你杀了我的父母!”德拉科怨恨的瞪视着哈利说道

  “为什么?你想要和这个女人结婚?”哈利危险的眯起眼眸说道

  “哈利,我们根本不能在一起!即使你杀了我的父母,我们也不可能!”德拉科尖叫道

  哈利冷笑,靠近瑟缩的阿斯托利亚,举起魔杖抵在她的喉咙,惋惜的低叹声,宛如地狱来的死神般使人寒彻心骨……

  “德拉科,为了这个女人? 嗯——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对吧……”哈利的眼神陡然变得凌厉,“神锋无影!”

  德拉科惊恐的睁大眼眸,颤抖着声音道:“哈利,你疯了么!你杀了他们,你杀了他我的家人!”

  “德拉科,我只是清除阻碍我们之间的东西,你背叛了我。”哈利冷血的笑容在闪电的映射下显得格外阴森

  “不!哈利,我们不会在一起,不会!你不应该杀死他们!这不像你!”德拉科大叫着扑向哈利怒吼

  “哈哈哈……”哈利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般大笑,“不像我?那你告诉我,我是什么样的?我就该死的注定要失去一切吗?”

  哈利的面容变得狰狞起来,咆哮道

 “哈利!你还有赫敏,罗恩,还有金妮!你们已经结婚了!我们根本没有可能了!”德拉科尖叫道

  “那些,不属于我,罗恩和赫敏有彼此,金妮不是我想要的!”哈利揪住德拉科的衣服怒吼

  “那你想要什么!”德拉科怨恨的瞪着德拉科

  “我想要你!”哈利粗暴的吻住德拉科,德拉科拼命的推拒着哈利,并狠狠地咬破了哈利的唇,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

  “哈利,你疯了!我不会和你在一起!你杀了我的家人,我更不可能和你在一起,我情愿去死!”德拉科大吼

  哈利脸色变了变,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整个人在雷鸣闪电交错下散发着邪魅的气息,哈利低沉的声音,让人发自内心的恐惧,“德拉科,我已经失去了父母,失去了小天狼星,失去了卢平,现在我不能连你也失去,我不会让你离开我——如果,你在意我杀了你的家人,那就让我们一起下地狱吧,你永远无法逃脱我的身边。”

  闪电划过,清晰的映射出德拉科惊恐的表情,哈利笑的诡异,举起魔杖……

 “轰隆……”

  巨大的雷电闪过,天空的最后一缕月光都被笼罩住,只有不断的雷电露出斑驳的光芒,通明的熊熊烈火定格在一瞬间,血红的雨水染红了土壤……

 

====我是崩溃分隔线====

  “哈利,你在做什么!”赫敏指着床上的一个人体标本尖叫

  哈利朦胧的从床上爬起,而赫敏先一步把帕金色头发的标本摔在地上,大喊道:“哈利,你疯了么!”

  哈利再看到赫敏把标本扔到地上的一刻,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不!住手!”

  然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标本摔在地上,出现裂缝,哈利睁大了眼眸,发了疯的将赫敏推出屋内,然后在门上下了严密的防护咒,慢慢的转过身,跪在地上,抬起帕金色头,疯癫的低喃:“德拉科……没事的,没事的,我给你疗伤……”

  本已经失去生命的标本的眼角流出了一滴眼泪……

  浓郁的悲伤穿透我们的灵魂,谁也无法将谁的悲伤抹杀,我们早已经癫疯在那可悲的爱情中……

  不信任,执着的不放弃,我们都渴求最后一点温暖,悲戚的命运早已注定,得不到,我情愿抹杀你的一切……

  人可以做成标本,满足疯狂的念头,爱情只能顺着悲伤渗透灵魂成为永生的折磨。

  

=================End ==================


评论(3)
热度(9)

© 楚晏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