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晏初

故事是开始也是结束,满足自己妄想和恶趣味的地方。
文初学者,画初学者,学习成长型。

你不知道,你看不见

你不知道。

不知道当初在摩金夫人那里遇见你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一身狼狈的你,对一切感到迷茫,那道丑陋的闪电疤痕若有似无,我猜到你的身份,然后,我忍不住,不停的说,差点翻出我全部的家底,只是为了让你快一点了解我,我的心里异常的喜悦,我暗示你,暗示你我所在的学院,我希望你跟我一样,我可以站在离你最近的距离。

你看不见,看不见我在列车寻找你的身影,然后在看到你的身影时刻意装出的不在意,我的心跳个不停,有点紧张,所以我刻意将目光放在那个红发满脸雀斑的男孩身上,故意高傲的模样,只是想找一个接近你的理由。

你不知道,不知道我被你那个轻蔑的目光刺伤了的骄傲,不知道我的每一个举动都是再多少的勇气下做出来的,你就这样轻易的否决了我,不留余地,就连选择格兰芬多也是那样顺其自然,你用你的行动将我全部的骄傲抹杀。

你看不见我是那样的期待和你一个学院,看不到我想接近你的迫切心情,你的回绝让我伤心,却不能,也不想放弃,然后我故意捉弄你,只是不想让你忘记我,我想成为你心中的特别。

 

 

你不知道。

不知道我在关注你的一举一动,甚至不惜违反学校的规定,偷偷尾随你,故意告状,故意受罚,只是想制造和你一起的机会。

你看不见,看不见我在努力接近你,你只是更加的厌恶我,所有的一切不好的事情你总会想起我。看不见我卑劣后面的微妙情感。


你不知道,不知道我看到你们的默契时的纠结,我只能做出高傲的模样,即使我感觉我的视线模糊在你们默契之下,呼吸变得淡薄,我依然保持着我的高傲,我想让你看到我华丽的一面。


你看不见,看不见我的嫉妒,看不见我注视你拥抱另一女孩跳舞时的委屈,我有点讨厌自己现在的模样。

你不知道,不知道我的迫不得已,我必须服从我的父亲,服从那个人,不知道我多想追上你的步伐,站在你的身边。

你看不见,看不见我的恐惧,我不想做的那些肮脏,就那么轻易的被你看穿,我只能对着镜子哭泣,我不能说我的恐惧,甚至不能反抗你带有杀意的魔咒,我想,我突然知道你多么讨厌我。

你不知道,不知道我看到你被抓住的吃惊,那张变形了的可笑面庞,却变成我眼里的惶恐,我甚至扬不起嘴角,说不出嘲讽的话,我别过头,撒了谎,故意让你夺走魔杖。

你看不见我的心虚,我强装镇定,举着魔杖对你说还给我属于我的东西,我看着你们清楚的知道我是那个局外人,你看不见面对你的质问,我说不出口的情意,那个隐藏了许久的感情,终究说不出口。

 

你不知道,不知道从火海救了我的那种欣喜,不知道靠着你背后的我有多开心。我想,这样就够了。

你看不见,看不见我看到你倒在那个人的怀里一动不动的心痛,看不见我看到你活过来的喜悦,我下意识的把手里的魔杖扔给你,我不希望看到你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你不知道,不知道我多喜欢你,正如我不知道,你对我的那个淡淡的感情。

你看不见的那些,正如我看不见你是一样的,你看不见我的胆怯,就像我看不见你的掩饰一般。

你不知道的我,就好比我不知道你,我们彼此都这样别扭,隐藏,然后,我们错过,谁也不肯让谁。

你看不见我成家的悲哀,就好比我看不见你结婚时心底的期翼。

你不说,我不说,我们都猜不透对方,然后就此陌路。

其实,我们是相爱着不是么?



后记:

上帝总是喜欢开玩笑,他的恶作剧是那样的荒唐,我错拿了斯皮科的行李,并且发现了他的秘密,又或者说是父辈的秘密,那是一本日记。那里,记述了一段说平淡也平淡,说传奇也传奇的暗恋。我也才明白在斯皮科的父亲,那个好看的男人看到我的时候,嘴里反复呢喃着阿布思的缘由。我不想错失,像我的父亲那样,我抓住了属于我的那个铂金发的男孩。



―End―

 


评论
热度(25)

© 楚晏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