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晏初

故事是开始也是结束,满足自己妄想和恶趣味的地方。
文初学者,画初学者,学习成长型。

打赌+惩罚神马的最振奋人心了

(一)打赌

 

当生活没有波澜,过分平静时,我们就会觉得生活无趣……

  没有乐趣,怎么办?

  答案:创造乐趣!

 于是霍格沃兹四个比较有名的小攻聚在了一起……

  “啊……最近真是无趣呢……原先好歹可以和哈利这臭小子斗来斗去……现在可是真的没事做了……”voldermort无聊的揪着花瓣抱怨……

  “最近是安静的过头了呢……”盖勒特赞同的点点头,开始在脑海里寻找可以供娱乐的事情……

  “这就是你们叫了十只猫头鹰把我吵醒叫来的原因?”哈利不满的瞪视这两个不同时期的黑魔王……

  “你们是有够无聊的,我要回去逗我们家的小狮子了,你们继续无聊……”蛇祖打了个哈欠准备走人……

    “叮~”

  小狮子?!等同于蛇祖的恋人……嗯……既然如此无聊……不如从恋人下手……嘿嘿……盖勒特坏笑着拦住了蛇祖……

  “我们来玩个游戏如何?”盖勒特一脸猥琐的故作神秘兮兮的说道

  “什么游戏?”蛇祖俊眉一挑斜视着某个一肚子坏水的前任魔王

  “真假情人游戏……”盖勒特得意的说道

   哈利的嘴角抽搐了……好老土的名字……“好处?”

  “如果你的恋人能猜出假扮你的人可以说明他对你是多么的了解,你可以借此来以奖励的名义” 

 

“奖励他一些你平常想做的,没能得逞的,如果没认出来就可以惩罚他!”盖勒特笑的贼兮兮的说道

  “就这样?”Voldemort一脸下文呢的模样

  “当然不,玩游戏没有赌注可不行……我们来赌赌自己扮演的那个人的恋人会不会认出是假的!”盖勒特笑的异常的阴险

  “赌输了的惩罚是什么?”蛇祖直奔主题
 
 “赌输了的话就扮孕妇生一次孩子!”盖勒特眼睛四处乱瞄的说道

  “那就来选扮演的角色吧!”哈利期待的说道

  “啊……我就扮演哈利了……我赌马尔福能认出哈利!”盖勒特笑的怪呀怪,哈哈,真想看看马尔福家的臭小子和哈利单独在一起时是什么模样……

 “我选邓不利多,我赌他认不出来……”Voldemort坏笑道,我倒要看看平时一肚子坏水的老狐狸平时见了盖勒特是什么样子……

  “既然这样,我只有选择扮演Voldemort了,我赌他认不出来”蛇祖笑的十分优雅的说道,变装啊……还真想看看戈德里克变装的样子……一定很美味……

  “那只有选择扮演蛇祖了……我赌认得出来……”哈利无奈的说道,不过他真的很想知道德拉科会不会分辨出真假……

  “那么这是变身药水,期限一天哦~”盖勒特拿出准备好的魔药水晃荡

   于是,四个心怀鬼胎的小攻开始了各自的行动……


   不知情的小受们还在沉睡着,而这场游戏不管怎么看合算的都是那些无聊的发霉的小攻们……

 

 

 

—马尔福庄园—
  蛇祖冷着一张脸,非常的不高兴,这个该的无聊的游戏,什么时候结束!该死的哈利!你要敢动我的小狮子!我一定把你剁了!戈德里克!如果你认不出,我就让你永远下不来床!蛇祖优雅的坐在马尔福庄园内在心里无比黑暗的想着……

  哦……梅林啊……谁来告诉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我睡觉起来会觉得Voldemort如此可怕……为什么会觉得有种强大的压迫感?卢修斯可怜兮兮的站在蛇祖旁边在心里默默怨念着……

  “Voldemort,你心情很不好么…

 

 卢修斯犹豫之下还是开口打破了静默……

   ………………………

   “这个茶泡的不错,是你泡的,还是家养小精灵泡的……”蛇祖优雅的端起茶杯问了句不相干的话……

  “是家养小精灵泡的……”卢修斯乖巧的回答……

  ………………………………
  再一次静默……N小时过去了…………

   “Voldemort……这么干坐一天花园你不累么……已经下午了……”陪着蛇祖站了一天的卢修斯郁结的说道

  蛇祖优雅的放下早已经空了的茶杯……

  “愚蠢的马尔福一家之主,竟然会被变身药水骗过去……”蛇祖不屑的说

  …………………………
  静默………………

  这语气……这架势……这种压迫感……
  “萨拉查·斯莱特林?”卢修斯颤抖着声音问道

  “哼……”蛇祖的回答……
  “…………”晕过去的卢修斯……

  蛇祖优雅的离开马尔福庄园,愚蠢的游戏,我是赢定了……

 

—狮祖家—
 哈利忐忑不安的站在门口,心底无限怨念……狮祖到底是什么样的脾气……如果认出来,会不会发火,如果不认出来,我又会扮孕妇……扮孕妇德拉科又会发火……到底得罪哪一边,危险比较小呢?梅林啊……我到底该怎么办?

  正在哈利无限死循环时,一道声音打破了他的循环……

  “萨拉~你一大早去哪了?我都没找到你耶~”
  
  哈利还没等看清人,一个人影扑进自己的怀里……哈利反射性的推拒……
  “哦……不……德拉科会生气……


   “德拉科?马尔福家的小鬼?他生什么气?”戈德里克不满的瞪着哈利扮的蛇祖……

  “额……没什么……我是说早饭吃点什么……”哈利僵硬的说

  戈德里克不满的看着所谓的蛇祖……

  “不是说有培根吃么……萨拉,你是老了么……”

  “额…… 哈……哈哈……我只是开个玩笑……你知道早上刚起来心情会比较不好,我们进去吧……”哈利尴尬的抓抓头发说道

  “我不知道,你还会喜欢这种冷笑话,这真不像你的风格……”戈德里克跟着哈利进屋,一边走一边说

  “有的时候……生活需要点小改变,不是么……”哈利别扭的说着

  戈德里克坐在饭桌前看了眼哈利,“可是你一向最讨厌改变……除了某些事情上……”

  哈利继续尴尬的笑着,没有回话……饭桌上一片寂静……
  静默的让人发毛,哈利忍不住抬起头,却直接对上了狮祖的目光……

  两个狮子,一大一小……大眼瞪小眼……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N分钟……

 

“好吧……你不是萨拉吧? 嗯……让我猜猜……你是哈利波特? 那个大难不死的男孩?”狮祖打破了无意义的对视……

   “额……是的……很抱歉,打扰你了……”被认出的哈利开始极度不安……他会怎么办?

  “果然……真没想到萨拉会玩这种无聊的游戏……真是的,也不带钱上我!太可恶了!”狮祖忿忿不平的说道……

  额……和想象的不太一样……这是什么状况?哈利看着眼前的狮祖郁闷了……这就是格兰芬多的狮祖……为什么看起来像个讨不到糖吃的孩子?哈利小小的腹诽了一下……

  “额……我想请问您是怎么认出来……我不是萨拉前辈的……”哈利小心翼翼的斟酌着话语……

  那么明显,怎么可能认不出来……狮祖腹诽道……

  “你身上没有萨拉强大的黑魔法……反而和我的白魔法产生了共鸣……况且,萨拉的性格……不会像你这么僵硬……你太拘束了,波特,下次要放轻松,别想太多……这样说不定我能晚点认出你……”狮祖语重心长的开始教育小狮子……

  于是,游戏彻底结束前,大小狮子吃着糕点,再加教育……

 

—哈利家—

  盖勒特风尘仆仆的来到哈利家,一推开门就看到刚睡醒的德拉科,于是……

  “亲爱的,你醒来了……早上想吃什么?”盖勒特扬起最灿烂的笑容说道……
  哼……我就不信你能认出来我不是哈利……【喂!你不会忘了赌约吧!】-_-!这是已经陷入游戏忘了赌约的盖勒特……

  “……”-_-#这是无视站在门口的伪哈利的小龙……

  德拉科斜眼看了下伪哈利,就直接迈着优雅的步子进了洗漱间……

  ……僵在原地的盖勒特……
  这个反应……还不会还没开始就出局了吧?盖勒特有些不安……

  不可能!我这么伟大的魔王扮个小鬼头会失败?!不,一定是有什么意外!

  盖勒特站在原地纠结着认出来和没认出来的问题时,我们的小龙正在……

  “该死的哈利!”

“该死的哈利!昨晚都告诉他不要了!竟然还是做了一夜害得我腰现在还疼!竟然还敢这样出现,真是找死!”德拉科忿忿不平的骂着哈利,当然他还有些不清醒……

 当德拉科洗漱出来时,盖勒特立马扑过去……

   “亲爱的,让我们来吃爱的早餐吧~”盖勒特殷勤的为德拉科拉开椅子……

   “哼……”德拉科不领情的冷哼……

    ………………………………

  于是 这一天下来……是这样的情况……

  “亲爱的,今天天气如此的好,让我们出去散步,感受爱的家园吧……”-_-!这是不死心的盖勒特……

   “哼,谁要和你感受爱的家园!”-_-#这是还在愤怒的德拉科……

  “亲爱的~”盖勒特的呼唤……

  →_→德拉科的斜视……

  ………………

 



啊啊啊!该死的马尔福家的臭小子,他到底是认出来还是没认出来!认出来的话,为什么不说!没认出来的话为什么会这么冷淡!该死的!盖勒特抓狂中……

  由于盖盖抓狂了……所以当德拉科再出来时,盖勒特直接扑上去……

 

德拉科没有预兆的被扑倒了……

  “该死!你到底……啊!”盖勒特话还没等说完就被德拉科用魔杖打中了……

  “你想做什么!”德拉科警惕的看着盖勒特……

  趴在地上的盖勒特苦笑……果然认出来了么……看来失败了啊……于是,盖勒特爬起来……

  “好吧,既然你已经……”盖勒特话还未说完……

  “该死的!哈利!你收敛吧!除了做还是做!你是种马么!”德拉科的下一句话让盖勒特傻了……

  然而,随着天黑下来,药效也结束了……

 

所以……当德拉科愤怒的瞪视着傻眼的盖勒特时,新的状况发生了……
  盖勒特在德拉科怒视渐渐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于是出现在德拉科面前的最后是打回原型的盖勒特……

  “你把哈利怎么了!”这是德拉科回过神的第一句话……

   “我……”盖勒特还没等回答……
  德拉科已经开始拿魔杖攻击盖勒特……“该死的!你敢伤害哈利!我就杀了你!”

  于是当一大一小狮子和蛇祖还有Voldemort出现时,看见的是四处乱逃的盖勒特和虽然有些凌乱却依旧高贵的德拉科举着魔杖指向盖勒特……

  “哦……德拉科……住手……不要再打了……”哈利回过神,立刻去阻止已经愤怒的德拉科……

  德拉科的第一反应是举着魔杖对向哈利……

  “德拉科,是我……没有使用变身药水的哈利……”

 

德拉科仍旧不信任的看着哈利……
 “好吧……德拉科,如果你不相信,我不介意重复昨天的事情…………”哈利握住德拉科的魔杖说道……

  德拉科在哈利的话音刚落就炸毛了,一拳打到哈利的鼻梁,留下一句“该死的哈利波特!你今晚别想回房!”就怒气冲冲的上了楼并把门狠狠的关上……

  哈利受伤的捂着鼻子……

  “看来大难不死的男孩今晚要倒霉了……”→_→这是某个输了赌约而感到不爽嘲讽哈利的Voldemort

  “该死的,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们在吵架!”→_→这是一身狼狈并且输了赌约而不自知的一世魔王盖勒特……

  “看来,你还没有完全驯服马尔福家高傲的猫咪啊……”→_→这是完全属于围观,幸灾乐祸的狮祖

  “我想你应该受点惩罚!”→_→这是因为一大一小狮子聊的开心而黑了一张脸的蛇祖……

  “我想关键是前任魔王和现任魔王输了赌约要扮孕妇才是最重要的吧……”-_-!这是尴尬的企图转移话题的哈利……

   “啊啊啊!该死的!我竟然忘了赌约!”盖勒特哀嚎回荡在哈利的家中……


   —End—

 

 

                           (二)惩罚神马的最振奋人心了

 

经过变身游戏事件后,哈利被迫睡了好几天的沙发,终于平息了德拉科的愤怒……

  “哈利,你是说今天要回马尔福庄园看伏地魔和盖勒特扮孕妇么??”德拉科有些期待的看着哈利

  “额……是这样的……”哈利看着一脸期待的情人有些头疼,该死的,回去会看到那个卢修斯……谁知道会有什么意外……

  完全不知道哈利的担忧的德拉科,听完答案异常开心……回马尔福庄园,就能看见父亲了……哦……梅林啊……真是太好了!德拉科无比开心的想着……

  —马尔福庄园—
  “Voldemort,你真的要扮孕妇么……”卢修斯怪异的看着Volmdeort

  ……Voldemort郁闷了……“我也不想,都怪邓不利多那个老狐狸!!!”

  “啊……梅林!小龙今天也会来吧?”在听到邓不利多的名字,卢修斯突然开心的大叫……

  Voldemort的嘴角微微抽搐……别扭的点点头……得到Voldemort的肯定后,卢修斯完全忘记刚才的纠结,完全沉浸在儿子要回来的喜悦中,而忽视了我们阴着脸的黑魔王……

 

Voldemort一把将卢修斯揽入自己怀里,“卢修斯,你现在很开心么? 那我能问你为什么这么开心么?”

  “我……”

  “啊……让我猜猜……嗯……是因为我输了赌约? 还是因为那天你没有认出那不是我而是蛇祖而开心?又或者……嗯……因为德拉科要回来了?见到儿子的喜悦?嗯?”我们的黑魔王压低声音在卢修斯耳边说道……

  “Voldemort……你知道的……你输掉赌约,我很难过……”卢修斯斟酌着……

  “我没看出来呢……你明明就是一副开心的不得了样子……”黑魔王脸色十分难看的接道……

  “额……那天是个意外……Voldemort……蛇祖和你的体系是一样的……而且,他是蛇祖,所以我……你知道……蛇祖,一直很厉害……”卢修斯努力辩解着……

  “你是在为没认出来我而找借口吗?”黑魔王含住卢修斯的耳垂含糊不清的说……

  “嗯……Voldemort,别这样,一会德拉科……嗯……要来了……”卢修斯推拒着黑魔王……

  我们的黑魔王很不高兴,“卢修斯,你究竟在意你的儿子还是我?如果那天蛇祖扮的是德拉科的话,你是不是一下就认出来了? 看来我在你心里还不是很重要啊……”黑魔王阴森森的说道……

 

“Voldemort,你知道的,那不一样,德拉科是我的儿子……嗯……放手……他们……”卢修斯推拒着黑魔王……

  黑魔王抓住卢修斯的手,刚要准备下一步动作……

  “咳咳……Voldemort,虽然我不想打扰你,但是你知道,我们今天要为那愚蠢的赌约付出代价……”盖勒特装模作样的在一边说道……

  黑魔王一脸不爽的放开了手,卢修斯则在黑魔王松手的一瞬间看见一脸惊讶的德拉科时,脸瞬间变得绯红,然后迅速消失在若干人面前,在德拉科走之前都没再出来,看到突然消失的情人和石化的德拉科,我们的黑魔王心里终于平衡了……

  “哦……梅林……我一定在做梦……”被黑魔王调戏卢修斯一场景备受打击的德拉科不可置信的呆在原地……

  “要接受现实哟,以后看多了就习惯了……”我们的狮祖一脸我是好前辈的模样去安慰仍逃避事实的德拉科……

  “额……德拉科……想开点……他们在一起,你是知道的……”哈利搂过自己的恋人,安慰的说道……

  然而,德拉科选择无视……仍旧被打击的石化中……

  “先来开始惩罚吧……”蛇祖优雅的坐在主位上,俨然无视掉了马尔福庄园真正的主人……

  “我想先开始惩罚吧,马尔福需要一些时间,哈利,你知道的,知道和看到是两种不同的,嗯……感觉……”邓不利多笑眯眯的看着盖勒特意有所指的说道……

  该死的……我看你是明摆了想看我出丑……盖勒特无比怨恨的对上邓不利多的目光……

  我只是,想给你点小惩罚,你知道的,这段时间你惹了很多麻烦给我……邓不利多用眼神与盖勒特交流着……

  而我们可怜的卢修斯站在窗边怨念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梅林啊……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我竟然让我的儿子看到我……这真是太糟糕了……


  黑魔王注意到身后怨念的视线,回头便看到自己的情人正委屈的看着德拉科,好吧……他承认他有点过火了……毕竟……打击的是一大一小帕金美人……

 

 于是,在这小小的插曲之后,盖勒特和我们得黑魔王终于开始了赌约的惩罚……

  “该死的,这是什么魔药?”Voldemort不高兴的看着面前的颜色怪异的魔药……

  “这个是萨拉做出来的孕妇魔药~为了今天这个游戏特别研究的~~”狮祖很高兴的在一旁讲解……

  盖勒特额头滴下一滴大水珠,这算是狮祖的报复么……因为玩游戏没叫他……

  “听上去很有意思,盖勒特,你为什么还不喝掉他?难道你想逃避惩罚么?这个规定可是你定的,怎么可以因为要惩罚你就要逃避惩罚呢……”邓不利多恶意的说道……

  Voldemort意味深长的看向盖勒特,自作孽,看来前任黑魔王被老狐狸阴了……

 

盖勒特恼火的看着邓不利多,一口喝下药水,伏地魔看见盖勒特喝下药水,其他把目光移到他身上时,我们的黑魔王黑着脸喝下药水……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两任魔王衣服下的肚子渐渐鼓起来……

“我觉得需要两张床。”狮祖看着两任魔王黑着脸,扶着腰挺着肚子的模样说道…

“那是当然。”邓不利多微笑着点头,拿出魔杖,低声念了个咒语,床便出现在众人面前……

“真是很奇怪的感觉……”哈利不可思议的说道

德拉科嘴角抽搐着,极力克制自己的笑容,蛇祖优雅的找个地方把自家小狮子抱在怀里,看热闹……

盖勒特咬着牙躺在床上,由于大着肚子,笨拙的迈着步子躺在床上,伏地魔黑着脸扶着已经酸疼的腰不肯移步……

伏地魔的肚子像是真的有个宝宝在里面一般踹他……

 

伏地魔痛苦的捂住肚子,额头上直冒冷汗……

“黑魔王,我想你真的需要床,休息一下。”哈利幸灾乐祸的说道

“闭上你得嘴!”伏地魔黑着脸,咬牙切齿的说道

“校长,我觉得,穿上孕妇装才算数吧?孕妇都有穿孕妇装的。”德拉科拖着长腔坏心的说道

其他人点点头……

“这是个好的提议。”邓不利多微笑着说

“咳咳,那我就来弄两件孕妇装吧。”狮祖拿出魔杖雀跃的说道

蛇祖优雅的喝茶,挑眉看着两个暴怒的魔王……


盖勒特从床上一跃而起,抓住邓不利多的手,刚要大吼,由于他的情绪激动,腹部异常疼痛,迫使盖勒特捂住肚子,停止动作……

“哦,你应该休息下你的情绪,毕竟孕妇是不能动怒的。”邓不利多扶助盖勒特说道

盖勒特闻言更加恼火,恶狠狠的说:“阿不思,闭上你的嘴!——幻影移形!”

转眼间,邓不利多和盖勒特就消失在众人眼前……

“真是胡来,明明还大着肚子。”狮祖靠着蛇祖愉悦的说道

碍于蛇祖在场,伏地魔不好发火,只是冷哼一声,咬着牙挺着肚子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处……

“我们回家吧,戈德。”蛇祖放下茶杯说道

狮祖点点头,笑着说道:“没有什么玩的了,是该回家了。”


蛇祖拉着狮祖的手,嘴角扬起一抹邪恶的微笑,而我们的狮祖完全不知道将要到来的危险,乐呵呵的跟着狮祖离开……

“哈利,今天,你继续睡客厅,我要先回去睡一觉。”德拉科甩开哈利的手,拖着长腔高傲的说道

“不,亲爱的,今天你没有选择权。”哈利横抱起德拉科,邪恶的说道……

====分割====

“哈利,放开我!”德拉科不断的挣扎,企图离开哈利的怀里说道

哈利走进房间,把德拉科扔在床上,随手对门下了一个禁锢咒……

德拉科坐在床上恼火的看着哈利,挑眉道:“哈利,你现在应该出去,否则你将永远睡在客厅里。”

哈利一边脱掉自己的衣服,一边走近德拉科,嘴角是上扬,道:“亲爱的,我想你应该没忘记,你没有认出来盖勒特是我。”

“那有怎么样?打赌的本身是你的错!”德拉科嘴硬的辩解道

哈利脱下最后一件衣服,伸出一只手挑起德拉科的下鄂,一只手不规矩的游走在德拉科身上,并解开德拉科的衣服,道:“你连自己的恋人都认不出来,该罚。”

“哈利,这个理由,太荒谬了!”德拉科想别过头,然而哈利的手紧紧扣住他的下鄂,使他无法乱动,只能瞪着哈利,低吼……

哈利顺势压倒德拉科,邪恶的微笑,道:“别再找借口了,德拉科。”

紧接着铺天盖地的吻落在德拉科已经赤裸的身体,敏感的身体被突如其来的刺激致使德拉科的大脑一片空白,只能被动的接受哈利的亲吻而无法言语。

“哈利……”德拉科艰难的叫着哈利的名字……

哈利含住德拉科的玉望不断吞吐,听到德拉科的呼唤,把空闲的手顺着德拉科身体的曲线上移,将手指探进德拉科的口中,使德拉科只能发出猫咪般的呜咽,艰难的含住哈利三根手指,身下的刺激,使他的身体不断颤动……

“唔……”

 

等到德拉科的身下喷洒出乳白色的液体时,哈利才抬起头,同时把自己的手指从德拉科的口中抽出来……

德拉科大口的喘息,灰蓝色的眼眸蒙上一层水雾,恼火的瞪着哈利,道:“哈利,你这个混蛋!”

明明是愤怒的话语,在刚刚泄完玉望的德拉科来说,怎么都像是情人的娇嗔,哈利明显感觉到多日未曾满足的玉望有着逐渐变大的趋势……

“本来,想做足前戏,但是,现在恐怕忍不住了,我想就当是惩罚吧。”哈利眸光闪烁,覆在德拉科身上说道

德拉科感觉到腿根处的硬挺,变得有些慌张……

“不,哈利……啊……”

拒绝的话还未说出口,哈利就将硬挺叉入德拉科的秘穴中,炙热的内壁紧紧包裹住哈利的玉望,使哈利舒服的发出声音……

暧昧的呻吟声立刻回荡在屋内的每个角落……

时间,还很长……那是属于情人的私密时间……

而另一头的狮祖……

“啊嗯……萨拉……轻点……”金发的俊美男子扭动着腰发出细碎的声音

“戈德,恐怕不行,我想,在我不在的时候,你跟那个伤疤小子玩的那么开心,而忽视了我,所以要给你点小惩罚——就一个星期不下床吧……”身上俊美的男子覆在金发男子的耳边恶意的说道……

“不……啊……嗯……慢……”

金发男子的反抗逐渐变成细碎的呻吟声……


而两个黑魔王,因为蛇祖的药不得不蜗居了三天,直到那该死的肚子恢复原样,恢复之后的两个魔王,理所当然的把自己的爱人吃的连渣都不剩……


果然……惩罚什么的是萌物,让人振奋人心啊……

吃饱喝足的四个小攻勾起坏笑,满足的想到……


——End——


评论(2)
热度(143)

© 楚晏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