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晏初

故事是开始也是结束,满足自己妄想和恶趣味的地方。
文初学者,画初学者,学习成长型。

做一天的你

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离你如此的近,我曾经那般嫉恨你的那些朋友么触摸到了与你最近的距离,而现在我却可以触碰到比他们更近的距离。


——by 德拉科·马尔福


“波特!你是白痴么!那不是我们需要的材料!”

“该死的疤头!你不准再接近坩锅!”

一切一如平常,我和那个令人讨厌的波特被安排做了复方汤剂,可是他是如此愚蠢,总是企图放些奇怪的东西,我竭尽全力阻止他,可是他依然让这个药剂再次失败!

“不!波特,你这只愚蠢的狮子!我们已经被留下单完成药剂!你不能再让我们失败!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钟都令我感到恶心!”德拉科再一次大吼。


“闭上你的嘴,马尔福!”哈利恼火的说道。

他不想再被这个该死的雪貂看不起,看到他轻蔑的眼神总是让人火大,愤恨的想着,哈利随手抓起一个长得有些奇怪的材料扔进坩埚。

“不!”伴随着德拉科惊慌的尖叫,材料已经以完美的弧度落进坩埚中。

“嘭!”

巨大的爆炸声响起,白色的烟雾迅速笼罩在整个魔药教室。



事实上,那是一个令人讨厌却又让我觉得有些……嗯……意外的开心的体验。


当德拉科扶着头坐起来时,白色的烟雾已经消散。

“该死的疤头,你做了什么?你想……”正当德拉科咒骂的同时,他看到了“自己”在坩埚的另一边坐起来,未说完的话就这样戛然而止。

 

德拉科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额头,一个闪电形状的痕迹印在额头。

“波特!你做了什么!”德拉科再次尖叫。

刚起来的哈利被突然响起的尖叫震得头晕,揉揉发晕的头,“马尔福,安静点……诶!!?!”

白皙修长的手指指着对面的一脸气愤的黑发少年,愣住了……

熟悉的黑发,熟悉的碧绿色眼眸,熟悉的面庞,那是自己的身体。

“波特,你究竟做了什么?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德拉科恼火的站起来,走到已经碎成残片的坩埚前,伸手挑捡中剩余的材料。

“这是我做的么?”哈利抬起手,白皙的过分,身上穿的还是斯莱特林的制服,聪明的哈利很快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德拉科的额头出现一个“井”字。

“难道是我么!波特,即使你的魔药程度到达白痴的程度,但是白痴都不会把材料弄错吧?”

“不,如果是白痴的话,那么会放更多奇怪的东西。”哈利拍拍身上的灰。

“波特!现在不是耍白痴的时候!你到底做了什么东西出来!我从来不知道会有这样的药剂出现!”德拉科火大的揪住哈利的领子,大吼。

一瞬间气氛变得很微妙。

一张放大的自己脸上印入两个人的眼眸中。

“额……感觉有些奇怪……咳咳……也许我们发现了什么新的东西,比如灵魂交换剂什么的。”哈利最先回过神,别过头,干笑着说道

“嗵!”

“噢!痛痛!”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马尔福!你疯了!打我做什么!这是你的身体!”

哈利瞪着德拉科大喊,德拉科冷哼一声别过头。

“谁让你拿我的身体做些奇怪的表情,现在在里面的人是你,不是我,我要回去了。”

 

“等等,你要去哪里?”哈利一把拽住准备走的德拉科问道

德拉科微微扬起下颚,冷笑,轻蔑的看着哈利,道:“当然是回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难不成要我住到愚蠢肮脏的狮子窝么?”

哈利严肃的看着德拉科,道:“不,那不是很奇怪!哈利出现在斯莱特林?马尔福出现在格兰芬多?这一定会变得很麻烦!”

“愚蠢的格兰芬多的狮子,你以为我愿意让我得身体留在格兰芬多那种肮脏的地方么?你当然是要和我一起回斯莱特林,别想让我的身体睡在你的床上!”

“那不是重点!再找到正确的方法回到我们自己的身体前,我们必须试着去适应对方的身体!如果被发现一定会被扣学院分!”哈利苦恼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大叫

“嗯……”德拉科脸色变得难看,将哈利抵在墙上,以极度暧昧的姿势,“别弄乱了我的发型,波特!”

“马尔福!请你认真听别人说话!”哈利恼火的看着德拉科……

咳……不管怎么看,自己的脸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还是一件诡异的事情。

最终哈利无法对自己的身体下手,只好恶狠狠的瞪着德拉科。

 

“愚蠢的格兰芬多,事情是由你引起的,我们可以干脆的告诉教授,总之,我绝不允许我的身体住在肮脏的格兰芬多,那里的麻瓜种会让我感到恶心。”德拉科翻了个白眼,嫌弃的抓了抓黑色的头发,很显然,他并不太高兴拥有这具新的身体。

哈利抓住德拉科的领子,咬牙道:“无论如何,你要配合我,否则我就用你的身体做一些奇怪的事,让你丢尽颜面。”

德拉科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这种荒唐至极的灵魂交换,如果哈利不配合,那么,鉴于这具身体的原本主人本就不是什么学生,那么发生多糟糕的事,完全可以联想出来。

“卑鄙的波特,你到底想做些什么?”德拉科咬牙切齿的说

哈利坏笑道:“马尔福,我们必须像之前一样,在想出解决方法的期间,你当作哈利·波特,而我当作你而行动,我不想再被扣学院分,你知道的,我和斯内普教授不太对头,所以如果你不合作的话,我不介意用你的身体做些事情,比如诱惑斯内普教授,也或者找个女孩做些奇怪的事情。”

卑鄙至极!德拉科在心里暗骂,狠狠的瞪了一眼哈利,忿忿道:“该死的波特!”

哈利知道自己成功了,保住了他的学院分,要是斯内普知道他做了什么,一定会说他破坏了他的坩埚以及珍贵的药材,然后扣他的学院分,而那只白色的雪貂绝对不会有任何麻烦,所以,即使他也不太愿意,也要这么做,他不能也不想再看到年级长埋怨他们闯祸而扣了学院分的模样。

“嘿,马尔福,你要去哪?”哈利看到德拉科走到门口时叫道。

好吧,他还是无法习惯自己出现在自己面前,那种感觉非常微妙。

“愚蠢的波特……”

“嘿,你要叫我马尔福!”哈利恶意的说道

 

“马、尔、福、我现在要准备回到休息室放这些课本,请你务必,好好照顾我的身体!”德拉科一字一顿的说道

“那么,哈利,请按照惯例去和赫敏、罗恩一起吃晚饭,正好我们一起出去。”哈利开心的说道,他开始享受这次的身体交换,这是非常好的游戏,他可以任意的欺负那只雪貂,不用像平常一样看着他那副高傲的模样,说不定可以趁此机会找到一些雪貂的秘密,这样可以不用听到他的嘲讽。

德拉科不情愿的瞪了哈利一眼,别过头,相对于哈利的小小坏心眼,德拉科更担心哈利发现他的秘密。

“嘿,哈利,你在这啊,该吃晚饭了,你和这只雪貂的药剂做完没?没做完的话,拿赫敏偷偷做好的药剂给斯内普教授吧,我猜你一定不会想和那只雪貂再待在一起。”赫敏和罗恩一起出现在门外的走廊,冲着哈利打说道。

哈利习惯性的微笑,道:“罗恩,赫敏,正好我们的制作过程有点小失败。”

罗恩和赫敏怪异的看了哈利一眼,凑到德拉科身边,罗恩小声道:“嘿,伙计,那只雪貂受了什么刺激?”

德拉科没有理会罗恩,下意识的走到哈利面前,狠狠的敲了一下哈利的头,低声道:“给我注意点,愚蠢的格兰芬多!”

哈利这才意识到,自己和马尔福换了身体,看到挚友的时候,完全出自哈利的本能……

罗恩和赫敏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看着哈利和德拉科。

“他们的感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赫敏低声道

“梅林知道,早上遇见的时候还非常糟糕。”罗恩不可思议的打量着哈利和德拉科低声回道

这个情况有些糟糕,哈利直接从赫敏手上拿走药剂,然后拉着德拉科的手,朝斯内普的地下室跑去,空中飘荡着一句:

“我和哈利去交药剂。”

“……”

“……”

赫敏和罗恩莫名其妙的对视。

“那只雪貂吃错了东西?”

“他……刚刚叫了哈利,哈利?不是……一直是波特……来的?”

得不出结论的两人最后摊摊手,决定晚饭的时候问问哈利。





 

“嘿!愚蠢的格兰芬多,你做了些什么!”德拉科甩开哈利,怒视道

哈利停住脚步,回头看着一脸怒火的自己,碧绿色的里写满嘲讽,这样的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到,那种独属于贵族小王子任性的怒火,在一头凌乱的黑发和乱七八糟的衣服下,有种怪异的感觉。

“咳……”哈利清咳,“冷静点,我只是一瞬间忘记了我们交换身体的事。”

“那是一句忘记了可以解决的事么!你毁了我的形象!”德拉科大喊

“波特,你做完了你的药剂么?”

突如其来的低沉的声音插进两个人的谈话,德拉科和哈利宛如受到惊讶的兔子,同时回头,看到了他们此时最不想看到的人……

“额……教授,药剂我正准备给您送去……”哈利尴尬的说道

斯内普看了一眼哈利,不悦的瞪了他一眼,再次看向德拉科。

“马尔福,我再和波特说话,你不应该插嘴。”

“额……抱歉……教授……”

斯内普皱起眉,接过哈利手中的药剂,嘲讽的对德拉科说道:“波特,你的衣服再这样凌乱,我会考虑扣你的学院分。”

然后迈着优雅的步子离开,哈利和德拉科松了口气。

 

“你让我被教授责备,波特,再这样下去,我怀疑你会让我失去更多的荣耀。”德拉科狠狠的瞪着哈利,马尔福是永远不会让自己的身体留下丑陋的痕迹,所以他决定不再打哈利,那样只会让他的身体受伤而已。

哈利抓抓头发,摊摊手,道:“我并不熟悉你的生活,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换回来。”

德拉科冷笑的看了眼哈利,一边往餐厅走去,一边道:“也不想想是谁害得,愚蠢的格兰芬多,是你提议让我们互相试着交换,习惯对方的方式,那么,你也要给我适可而止,否则,我就拿着你的身体去和那只鼬鼠告白并试图侵犯他!”

哈利走在德拉科的后面,满头黑线,忍不住在小声嘟囔:“该死的雪貂……”

不过,那个时候,哈利并不知道,德拉科并不舍得让别人看到哈利的身体。



—20:00—

大厅里非常吵闹,姗姗来迟的哈利和德拉科一起出现在大厅口让所有人讶异,一瞬间大厅安静了下来。

德拉科没有理会所有人惊讶的目光,迈着步子习惯性的朝布雷斯和潘西走去。

“噢……梅林……”

小小的惊呼声在人群中起伏波澜。

哈利嘴角抽搐把自己朝格兰芬多迈了一步的脚收回来,强迫转移到斯莱特林的方向,一把拽住德拉科。

“哈利……额……波特,你走错了方向。”哈利困窘的说道

德拉科闻言同样嘴角抽搐,余光看到罗恩和赫敏震惊的模样,撇撇嘴,不情愿的转身走到格兰芬多的餐桌坐在罗恩和赫敏中间。

“嘿,伙计,你有点怪怪的。”罗恩见德拉科做过来,立刻凑上去,小声道

“……该死的鼬……咳……罗恩,我很好。”隔着桌子接到哈利瞪视,德拉科强迫自己去忍耐罗恩和赫敏。

精明的赫敏来回打量德拉科,看得德拉科毛骨悚然,僵硬的牵动嘴角,德拉科道:“赫敏,有什么问题么?”

“不,只是你和马尔福什么时候关系变得好起来了?”赫敏锐利的目光紧盯着德拉科,想从中看出些什么。

“额……”德拉科额头冒出冷汗,“只是再某种方面达成共识,果然还是互相……讨厌。”

看着德拉科的模样,赫敏又扫了一眼斯莱特林,然后专注自己的餐桌,道:“如果不是时间以及所有人都在这,我都以为是不是马尔福那个坏小子用了复方汤剂弄成哈利的模样和他的那些跟班来骗我们,并且捣乱,虽然有些奇怪,不过目前来看应该是真的。”

 

德拉科闻言,背后突然觉得冷风阵阵,僵硬的微笑,道:“怎么可能。”心里却暗暗赞叹,格兰杰的敏锐,虽然有很大部分是错误的,但是关键的地方……算是正确的,复方汤剂……他的确不是真的哈利,看来不赶快找到解决方法,再过两天,格兰杰一定会发现。

这边忐忑不安的德拉科和悠哉乐在其中又有点小坏心眼的哈利比起来,后者更为开心这个意外事件。

“德拉科,你一直盯着讨厌的波特做什么?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话!”潘西不满得瞪着哈利。

哈利这才回过神,收回监督德拉科的目光,干笑道:“没什么,这个南瓜派还不错。”

“得了吧,德拉科,你最讨厌的不就是南瓜派,现在这副德性真是像极了被那穷酸的波特附身。”布雷斯悠哉的喝着牛奶,优雅的说道

豆大的冷汗从哈利脑后滴过。

“怎么可能……”哈利干笑着,随即忍不住忿忿道,“波特也没有那么糟糕吧……最起码他也有些优点,比如努力……”

“当……”一声,布雷斯的汤勺掉在了地上。

斯莱特林的所有人目光集中在德拉科身上,带着讶异以及满脸的不可思议。

“德……德拉科……平常你是骂的最狠的一个……”布雷斯抛弃绅士的形象,低喃

“额……只是突然觉得,波特也不错……”哈利干笑,心底却有着小小的恶作剧成功的喜悦。

潘西立刻回过神,道:“嘿,虽然我知道你对男孩兴趣比较大……但是,德拉科,你不会是喜欢上波特了吧!”

“当……”汤勺再次落地,但是这次是哈利的……


对男孩兴趣比较大?马尔福喜欢男的?他是gay?!

短暂的震惊过后是小小的不满,抗议的反驳潘西的话,道:“喜欢波特又怎么了!他也不是那么糟糕。”


“噢,梅林!你疯了么,德拉科?你竟然喜欢上了那只波特!”


“……”

“……”

“当……”

所有学院的汤勺集体落地。

连一向稳重的斯内普教授的面瘫都开始龟裂,嘴角抽搐。

“呵呵……年轻真好,总是这样坦率。”只有邓不利多笑呵呵的说道

“嘿,嘿,伙计听到没?那只雪貂竟然喜欢你!”罗恩目瞪口呆的说道

“不,是你幻听。”德拉科咬牙切齿的说道,脸上还飘着可疑的红晕,“我先回去了!”

德拉科推开椅子,狠狠的瞪了眼哈利,受着众人的洗礼离开,哈利心里有些小开心,不过接到德拉科的瞪视,立刻尴尬的笑笑。

“我也要先走了……”哈利留下句话,匆匆离开。

“果然有点什么么?”

“真不可思议,马尔福竟然喜欢波特……”

“啊啊啊啊……太般配了!谁攻谁受?一看就知道哈利攻!马尔福那副娇弱的模样怎么可能攻的了健壮的哈利……”


诸如此类的话语隐隐传进大厅口处德拉科和哈利的耳中……

 

德拉科狠狠的问候哈利的腹部,快速的离开。

哈利痛的弯下腰,道:“……这可是你的身体啊……该死的,下手真重……”


拖着疼痛不堪的身体,哈利朝斯莱特林的休息室走去,看来要稍微休息一下。

—21:00—

德拉科站在喷头下,一边咒骂哈利,一边忍不住红着脸偷偷打量哈利的身体,健壮结实,有着男生渴求的腹肌,一看就知道常常锻炼,全身上下并没有多余的赘肉,让德拉科不经羡慕,手顺着水流下移,触碰到某处硬挺的部分,手微微颤抖。

如果此刻有人不小心走错了浴室冲进来,那么一定会看到“哈利”红着脸,碧绿的眼眸蒙上水雾,颤抖着手爱抚着某处的硬挺,嗯……看起来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

“嗯……”

细微的呻吟传出,乳白色粘稠的液体落满这个手,德拉科才回了理智,看着满手可疑的液体,忍不住恼羞成怒,脸到脖子变的通红。

“可恶得波特!我到底在做什么啊!他可是毁了我的名誉!”德拉科怒吼。

(少爷乱入:其实我也想知道你做了什么……=V=)

 

对于德拉科做了某些不得了的事情恼羞成怒的随便冲洗回到休息室来说,哈利这边就是发现了惊天动地的大秘密。

带着身体的伤痛回到斯莱特林休息室,哈利凭着以往恶作剧的经验顺利的找到德拉科的床以及衣柜和其他行李,胡乱的翻着德拉科的东西企图找到一些东西来缓解德拉科狠狠打的那一拳的伤痛。

找了一圈毫无收获的哈利最后站到德拉科平时写信的桌子,翻开抽屉,里面并没有哈利所需要的药,让哈利有些失望,不过羊皮纸规整的钉在一起做成一个本引起了哈利的注意。

“这是什么?”哈利好奇的拿出本子,本着可以戏弄德拉科的心情,打开本子,上面是德拉科漂亮规整的字体。

—X年X月X日—

在来到霍格沃茨的列车遇见了救世主——哈利·波特,一直以来看着书中写着他的英雄事迹,虽然爸爸不止一次警告我不准和他扯上关系,他是我们的敌人,但是我还是对他充满了向往和兴趣,可是那个可恶的波特,竟然宁愿和穷酸的鼬鼠做朋友也不愿意正眼看我一眼,我们明明先见得面还说了话……

可恶的波特!

哈利嘴角抽搐,第一次见面?那是个不愉快的回忆对哈利来说,不过哈利有些意外德拉科的日记会记着和他相关的事情……

—XX—


可恶!那只鼬鼠和讨厌的泥巴种凭什么离波特那么近!可恶,我为什么会这么在意!

潘西那家伙竟然说是恋爱!怎么可能!!

……

也许,真的有那么一点喜欢那只讨厌的波特,所以才不停的找他麻烦……

绝对不能让他知道!他一定会笑话我!!!


“原来那只雪貂真的喜欢我?我只是随口一说……”哈利抓抓头发,有些意外,还有些开心,日记一篇一篇看下去,直到只剩下一片空白的羊皮纸,哈利才从胡思乱想中理清思绪,偷偷将那本日记藏在自己的书中间,然后拿出一张新的羊皮纸,恶作剧的涂鸦,留下一句,“日记本我带走了~”还恶意的画着一只白色的毛茸茸的雪貂,哈利可以想象德拉科气的跳脚炸毛的模样,意外的觉得有些可爱……


—22:00—


德拉科眼皮跳来跳去,将自己埋在哈利的床上,贪婪的感受着哈利的气息。

真的很讨厌这次得交换身体,感觉自己变得更加喜欢那个可恶的波特,一定不能让他看到日记!

德拉科带着这样的念头,慢慢陷入沉睡……

而哈利则是喜滋滋的连澡都懒得洗,顶着弄得乱七八糟的铂金发躺在柔软的床上,一夜无梦。


 

—9:00—

新的一天到来,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课今天没有任何交集,早早的就结束了课程没有其他的事的德拉科飞奔到图书室,尾随其后的赫敏和罗恩看到哈利停留在图书馆感到万分意外。

“嘿,伙计,你什么时候变得和赫敏一样?”罗恩看着德拉科捧着一本厚重的书认真的翻阅起来,下巴差点掉在地上。

“我真高兴,哈利,你终于对这些东西有了兴趣。”赫敏有些兴奋,拿过一本大书愉快的和德拉科一起阅读起来。

罗恩头疼的抱着脑袋,忍不住哀号:“梅林啊……这个世界疯了么!”

“安静点,罗恩,不过,哈利,你终于变得利落了。”赫敏狠狠得瞪了一眼罗恩,然后高兴得对安静看书的德拉科做出评价。

德拉科翻了个白眼,安静的继续找他要的资料。




—20:00—

相对于德拉科轻松的躲在图书馆一天,哈利倒是疲惫的拿了些食物,就偷溜到级长浴室决定泡澡缓解疲劳。

“该死的雪貂,他是想累死么!学这么多难懂的东西到底是想做什么?为什么通通和药剂有关!”哈利头大的说道

一边咒骂着德拉科,一边舒服的泡进偌大的浴池,抬手看着属于德拉科白皙肌肤的身体。

“啧……这也太瘦了……”哈利不满的四处乱摸,有些不满的嘟囔。

纤细的身躯白皙的不想个男人,没有赘肉也没有过多结实的腹肌,平时想必不是那么热爱运动,白皙的肌肤仿佛是常年不暴晒在阳光下的结果,虽然如此,却是十分有诱惑力的身体。

当德拉科踏进餐厅就看到哈利匆匆的跑出去,躲在图书馆一天的德拉科清楚的知道今天一天排满的课程肯定让哈利头疼的要命,幸灾乐祸的德拉科迅速的解决晚餐,然后尾随着哈利的踪迹追去。

“嘿,看到没,他们又一起跑出去了。”

“波特和马尔福一向不合,现在这么默契,果真有问题了么?”

“我就说波特和马尔福有什么!一看就知道马尔福是只别扭受!”

大厅再次热闹起来,斯内普额头上完美的印刻着一个“#”字,不仅因为自己的教子竟然和可恶的波特一起,还有某个狼人的骚扰。

“年轻人真是精力充沛啊。”邓不利多笑眯眯得享用他的晚餐。

 

德拉科追着哈利的踪迹一直找到级长浴室,幸灾乐祸的决定要告状害哈利被扣学院分的德拉科,瞬间脸通红,幸灾乐祸立刻转变为恼火,直接走进去,狠狠的打了哈利的头。

“可恶的波特!你对我的身体做什么!不准乱看!不准碰!”德拉科满脸通红的大吼

正洗的舒服的哈利被突然的门声吓了一跳,还没等开口,就被打了一拳,紧接着听到德拉科的大吼。

“你疯了么,马尔福!我只不过洗个澡,你激动什么……”哈利有些恼火,抬头看到德拉科满脸通红,哈利瞬间明了,恶意的说道,“还是说……其实你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不好的事,然后……”

“……愚……愚蠢的格兰芬多!怎么可能!”被哈利暧昧的眼神弄得心慌意乱并且戳中心事的德拉科大喊

慌张的眼眸没有逃过一直注视着他的哈利,伸手将德拉科拽下水池,看着德拉科可爱的模样,哈利忍不住吻上那啧啧不休的红唇。

“唔……”

德拉科瞪大眼睛,不断挣扎,推着哈利,试图拉开距离。

“别装了,马尔福,我知道你喜欢我,你的日记我看到了。”哈利坏笑道

德拉科眼睛瞪大,大吼:“你怎么可以乱翻我的东西!”

“是你的错,我只是想找一些药,你知道你下手很重,这可是你的身体。”哈利摊手,笑着说道

不满的瞪视着哈利,再捕捉到身体两个字,德拉科眼眸一亮,冷笑道:“波特,即使你知道,想做的话,这是你的身体,虽然从内在看来是我受,可是承受的是你的身体。”

哈利闻言,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道:“并不用担心。”

那抹笑容让德拉科打了个冷颤。

 

德拉科还未出口反驳,缭绕的烟雾迅速弥漫,等到烟雾散去之后,水池中一个黑色发的少年将铂金发的少年压在水池边上,铂金发的少年的眼眸迷蒙。

浴室里弥漫着粉红色暧昧的淫(哔)靡的气息。

“我放的那个是情人草,据说是为了帮助想爱却说不出口的两个人用的草,一旦喝下有它做出的药剂就会交换灵魂,然后直到两人认真带着爱的亲吻可以互相换回身体。”哈利得意的亲吻着德拉科的肌肤说道

“啊……混蛋……嗯哼……”诱人的呻吟声夹杂着谩骂的娇嗔。

整个浴室只剩下属于情人亲密的时间和气息。

那一刻,我不仅接近到了最近的你,偷偷对你的身体做了爱抚也得到了我那份小心翼翼藏在心底的感情的回应,虽然最后被你小小得戏弄,这却依旧是我最快乐的回忆,不管以后的路如何坎坷难走,我还是有着走到最后的动力。



—END—


评论(1)
热度(53)

© 楚晏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