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晏初

故事是开始也是结束,满足自己妄想和恶趣味的地方。
文初学者,画初学者,学习成长型。

画像

爱,是最无常的,也应该是无偿的。


爱是无私与没有条件的。


不是我们给了什么,对方就一定要回报我们什么。


如果我们能这样告诉自己,我们就能抛弃控制欲与恐惧感,以平常心看待彼此的关系。


享受当下的幸福和快乐已经足够。


因为我们无法控制别人的停留和离去,但我们可以让自己的心不受束缚,更加开阔。


有缘当下珍惜,无缘彼此祝福。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都是一种缘分,一种经历,不管是良缘还是孽缘,最重要的是——我们从中学到了什么。


怨恨,只会让我们的心变得狭隘。


嫉妒,只会让我们的心变得丑陋。


只有心宽了,心美了,我们才是一个值得尊重疼爱的人。


不管发生什么事,遇到什么人,都不要让他们污浊你的心灵。


勇敢去爱吧。


——引言


初夏的阳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散落在宽敞豪华的屋子中。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圆形的红木桌搭配红木椅,典雅又富有韵味,一眼看去就知道是个名门大家族的风味。


一身贴身剪裁的黑色西装,配上黑色的矮靴皮鞋,衬托着主人白皙的肌肤,耀眼的铂金发在阳光的洗礼下褶褶发光。


优雅的坐在红木椅上,端着茶杯,享受浓郁的咖啡香醇的味道,他的身侧是一幅大大的金边镀成的相框,相框里的画与周围其他名家作品比起显得尤为突兀。


华丽的画框内是一身破旧的牛仔加上宽大的衬衫,一头凌乱的黑发,隐藏在黑发后的额头处还有一道丑陋的闪电疤痕,碧绿的眼眸带着丝丝温柔隐藏在破旧的古老式的镜框之后。


“嘿,德拉科,我说你就不能把我换个地方挂着么?”原本静止的画像突然移动,靠着相框边缘无奈的看着侧身在他身旁装作打量手中骨瓷杯的男人说道


德拉科高傲的扬着头,端着骨瓷杯,浅酌咖啡,然后才拖着长腔,懒洋洋的说:“波特,你应该觉得荣幸,高贵的马尔福能把你摆放在最显眼的地方。”


“哦,算了吧,德拉科,一圈值得精琢的名画中掺杂着我这么一个不修边幅的少年,那是多么打击的一件事,我都感到无地自容了。”哈利翻了个白眼说道


握着骨瓷杯的手微微颤抖,随即冷笑:“是有点碍眼,看起来会让人怀疑我的品味。”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把我放个隐秘点的地方,比如你的卧室?这样我可以考虑天天留在墙壁上,欣赏你美妙的身躯。”哈利碧绿的眼眸闪烁着邪恶的光芒,颇有深意说道


“即便是只剩下画像,也还是改变不了你那下流的思想么,波特?你除了这些,还会想些什么?”德拉科冷眼看着画像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


“这需要让我好好想想……嗯……我还会想到曾经你在我身下喘息呻吟的模样,性感极了,只是想想也足以让我欲火焚身。”哈利恶意的说道


德拉科苍白的脸上泛起红晕,瞪了哈利一眼,恶狠狠的道:“在乱说话,我就把你毁了。”


“嘿,你应该温柔的和我一起回忆我们共度的那段美好时光不是么?”哈利抗议的说道,“不过,毁了我,你也就可以安心的找个漂亮的妻子……嘿!德拉科,你做什么!想烫死我么!”


哈利的话没说完就被德拉科泼来的咖啡打断,狼狈的拿着魔杖为自己清理身上的污渍。


德拉科灰蓝色的眼眸深邃的让人看不透,长长的睫毛微微下垂,却依旧扬着头居高临下的模样。


“波特,我只是用最有效的方式让你闭嘴。”


哈利停下手中的动作,怔怔的看着德拉科,然后轻叹,“一个画像只能看,其他什么也做不了,倒不如干脆的放下……”


“除了怀念,就剩下难过,怎么就不能放过自己呢?”


德拉科手颤抖,灰蓝色的眼眸凌厉的扫过哈利,不高兴的说:“波特,不要在一个美好的早上破坏我美好的心情,否则我就把你的坟砸了!”


“露比,收拾好这里,顺便将画像处理干净,我要去工作了。”德拉科打个响指,叫着家养小精灵的说道


“顺便,把他移到我的卧室。”走到门口处,德拉科突然再次开口。


“是的,主人。”小精灵顺从的说道


哈利看着德拉科,温暖明媚的阳光照在德拉科的身后,长长的身影显得有些落寞。


“我想我们得爱情一定受了该死的诅咒。”


轻声的叹息回荡在只有小精灵忙碌的声音之中。


微风浮动,白色的丝绸布飘荡在半空中。


偌大的屋子显得那般冷清。


—END—


注明:引言出自《遇见喜马拉雅山的大师》,从迷羊的后记看到的,颇有感触,送给自己,以及每一个和我一样的人。


评论
热度(12)

© 楚晏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