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晏初

故事是开始也是结束,满足自己妄想和恶趣味的地方。
文初学者,画初学者,学习成长型。

再帅的男人到了床上都是禽兽

楚子航是个很帅很帅的男人,打路明非第一眼见到的时候就清楚的认知到,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看看楚子航每次一走一过远远偷看的女生就知道。 

 在进卡塞尔前,楚子航无疑是所有女孩心中的高富帅,除了面目表情坏死外几乎可以说是女孩心中的理想型,当然进了卡塞尔之后,除了在路明非心里,他依然是所有女孩心里的理想型,想到这路明非不禁有些不满。

偶尔跟着楚子航出任务的时候,看着他那个帅气的师兄完美的身材,路明非都会忍不住对着浴室的镜子看着自己瘦一些的身子,摸摸那张清秀的脸蛋,想起某日被那个狗仔师兄诱骗穿了女装之后拍的照片,不禁垮了一张脸,作为男人长相只能算的西餐中的酱汁做调料,如果作为女人长相只能算是西餐中的甜点,说来说去,也就是小清新,路明非不满了,凭什么楚子航那只半爬行动物可以吸引那么多妹子!凭什么他身边除了楚子航这样的高富帅还要有一只骚包的老大,后来转念一想,如今他也是半爬行动物,还是等级最高的那个,于是,他换了一种方式,凭什么他总是遇见这种优品质高富帅可以吸引无数女生,一举一动都牵扯那些女人的心,而他身边聚集的除了男人还是男人,还是个半爬行动物的男人!想着想着他又想到了那只称为他弟弟用他生命和他交换的小恶魔,从发展来说是个潜力股的高富帅。


 多番刺激下来和长久的压抑,终于在某次任务结束的时候,我们衰仔少年做了一件事让他后悔终身的大事件。 本着喝酒壮胆,他大胆的喝了很多瓶啤酒,然后醉熏熏的扑倒了正在研究这次任务化身学术的楚子航,伸手罪恶的爪子四处扒拉楚子航身上的浴衣。


 “师兄,你的身材怎么这么好,是贴上的么?”醉酒中的小绵羊罪恶的爪子还在向下扒拉。


 楚子航面无表情的看着在他身上惹火的倒霉师弟,沉声开口:“路明非,你醉了。”

 “师兄!!你怎么带着凶器睡觉!!”小绵羊握住某人身下的某处,哇哇大叫,“师兄,你要上人灭口么!”

 楚子航明显的感觉到青筋爆起,士可忍,叔不可忍,叔忍了,婶也不能忍,婶忍了,他侄子也不能忍!!!! 

 楚子航觉得如果此刻这个点火的倒霉师弟握住他身下的某处,他没有反应,他恐怕会推开这个倒霉师弟扔进浴室,可是既然他没有厌恶并且有了反应,而且是这个家伙主动的,那么,不压倒,他对不起自己。

 “唔…师兄…好痒…”被反扑的某人毫无自觉的昵喃着。 看着眼前扒了干净的某只,金黄(误)色的眸子染了几分情(喂)欲,楚子航刻意下了重口咬住胸前的凸起,心里打定了主意,若是要这个人,便要一辈子。

 “啊啊啊…师兄!!啊嗯…好疼…”

 “啊嗯…好舒服…”

 一番折腾下来,天已有了几分亮意,所幸屋里的隔音不错,不然,楚子航有些害羞的摸摸鼻子,觉得还是不要想了,不然....

瞥了瞥沉睡的路明非,将手臂收紧,便睡了,明天的事还是明天再说吧。

 当路明非酒醒之时,看着身旁的师兄,傻了,不是没一起睡过,只是身后的某个地方,和酸疼的身子告知了路明非昨晚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脑海中想起昨晚的事,路明非不由捂脸,就算自己身边聚集了很多优质男人,可是怎么就把自己送给男人吃了,想起昨夜的事,路明非又狠狠瞪了睡着的楚子航,平日里面目表情坏死,一副稳重的模样,怎么到了床上就跟禽(误)兽,第一次,还是个男的!你怎么下的了口!

 当然这一夜,断送了某人的一生。 往后的日子,关于长的帅的男人也是禽(唔)兽的属性有了更深的实践见证。


                                 —END—

评论
热度(3)

© 楚晏初 | Powered by LOFTER